分别以1400万欧元竞得鼠首和兔首
2018-09-06 23:56
来源:未知
点击数:           

话说回来了,蔡先生如果真是血气方刚之人,在商业规则面前,耍一回空手玩白狼,当然是他自己的事情。可要是“爱国”红袍加身,就不能不让人警惕了。这年头,以爱国的手法闪转腾挪,圈起真金白银的我们见得多了。蔡先生的“爱国”义举,除了获得一点眼球之外,又收获了多少真实有用的价值?帮人家抬高了文物价格,又不付款损失了中国人在国际商业场上的信誉。蔡先生该不会是一个“袖里乾坤大,口上日月长”的“爱国贼”吧?怀疑中!

盗名可以,欺世很难。弱弱地问一声,别蔑视咱大伙儿的集体智商,行不?

其次,蔡铭超背后的“收藏家”与当年较早拍卖收藏圆明园兽首的台湾“企业家”是一个企业集团的上下级。那位台湾的“企业家”就曾经以炒热、包装圆明园兽首的“爱国主义话题”,获得十倍以上的暴利,这一次是不是一个关联营销手法,值得怀疑。而某基金专事“关怀”圆明园兽首,既做“介绍人”,又做“新闻官”,忙进忙出地为兽首压砝码、披上“国宝”外衣,此基金的“收藏顾问”就是蔡铭超。已经有人开始质疑这个基金会的运作动机。以牺牲自己的“信誉”来炒高兽首价格,在获得爱国英雄的美誉之后,同时获得潜在的经济收益——蔡先生能否洗清这一嫌疑,也是需要直面的。

首先,他的解释是自相矛盾的。他说之所以不付款,是因为国家文物局第一时间表态并紧急下发《关于审核佳士得拍卖行申报进出境的文物相关事宜的通知》。通知明确指出,佳士得拍卖行在法国巴黎拍卖的鼠首和兔首铜像是从圆明园非法流失的,如果不能提供这个证明或证明文件不全,将无法办理文物进出境审核手续。所以,他不能违背中国的相关规定。不过,蔡先生你是早就知道这个规定的啊,这样说是什么意思?是早就预留后路的“设计”吧。可能令蔡先生意外的是,国家文物局没给他面子,不久就针对他的这一说法予以澄清。如果说他的这一做法是技术性搅局,搅黄之后,两兽首不能再拍卖,那倒也有所收获,可事实上如此搅局,除了蔡先生付出的一点“vip”客户的信誉,并稍带上中国人的信誉损失,令人看不出还有什么其他现实意义。

蔡先生的光辉事迹咱在这就不用多说了。他说竞拍是出于爱国,我们姑且认可。花巨款将流失海外的文物买回来,捐给国家相关部门,这毕竟是令人肃然起敬的事情。虽然国内文物界几乎已经达成共识,那就是不要随便参与竞拍流失文物,特别是不要参与哄抬文物价格,往人家设计好的套子里钻;国家文物局也明确表态,不支持中国人竞拍法国佳士得公司拍卖的园明圆兽首——门儿清的蔡先生却斜刺里杀将出来,分别以1400万欧元竞得鼠首和兔首,让人大吃一惊。如果说蔡先生“有这个机会,也有这个能力”,愿意花大价钱将文物赎回国,以实际行动表现出他作为保护中华抢救流失海外文物专项基金顾问的职责的话,那我们也无话可说,只能给予一点无奈的敬意。但更让我们吃惊,也更诡异的是,他又宣布“我不能付这个钱”,同样是出于“爱国”。

好家伙,爱国几乎成为神盾,想怎么使就怎么使了。随着相关信息的披露,蔡先生的爱国情怀,逐渐被稀释了,还原成浓浓的商业运作味道。

Copyright © 2003-2015 All rights reserved.http://www.griffoschallenge.com香港马会资料大全,香港马会杀料,一点红香港马会官方网紅版权所有